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娱乐新闻

他被昆德拉视为偶像,却被中文世界遗忘-中新网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01-06   阅读( )  

  被中文世界遗忘的布洛赫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仇广宇

  发于2020.12.28总第978期《中国新闻周刊》

  2011年前后,在广州做仓库保管员的19岁青年流畅,在昆德拉作品中注意到了赫尔曼?布洛赫的名字,从小喜爱西方文学作品的他,发现这个名字在昆德拉书中出现的次数仅次于卡夫卡。但当他上网搜索时,却发现中文世界几乎没有布洛赫这个人的消息。

  流畅上网花200多元订购了英语版的《梦游人》和《维吉尔之死》。这是流畅和布洛赫的最初相遇,天宁区新闻资讯。此后,他不断翻译布洛赫的作品以及与布洛赫相关的文章。

  布洛赫这个名字对大众而言有些陌生,但对他的评价和描述常常出现在其他文学、艺术作品中。198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保加利亚作家艾利亚斯?卡内蒂在获奖演说中提到了四个要感谢的人,其中就包括曾经表扬过他作品的布洛赫。在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的电影《夜》中,布洛赫的《梦游人》也曾反复出现。

  而米兰?昆德拉则是布洛赫最知名的拥趸,他在《小说的艺术》这本随笔集中,用整整一章札记的篇幅分析了布洛赫的代表作品《梦游人》,并讲述这部作品带给他的启发。在《被背叛的遗嘱》一书中,昆德拉将布洛赫与卡夫卡、穆齐尔、贡布罗维奇等并列为“后普鲁斯特时代的最伟大的小说家”??即文学史上的“中欧四杰”。

  流畅试图用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补全布洛赫作品这一工程量巨大的“拼图”。经过近十年时间,他翻译的《梦游人》的中译本终于在2020年9月首次面世。

  除了漫长而艰难的出版过程,更令人揪心的是,像布洛赫这样“冷门”却颇有文学价值的作家,在外国文学界中还有很多,他们被引进的速度却不容乐观。正如哲学博士、执教于同济大学中文系的诗人胡桑所言:布洛赫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不曾热卖的先驱者

  卡内蒂在回忆录《眼睛游戏》中记述了布洛赫的性格,说他“对人充满怜悯之心”,善于控制自己并不爱表露自己的感情。他曾经“是一个艺术赞助者:一个视精神事物比其工厂更重要的企业家,并且对艺术家总是有所偏爱”。

  布洛赫与同为德语作家的托马斯?曼属于同时代人。1886年,他出生在奥地利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作为长子被父母指定继承家族的纺织产业。因此,布洛赫自小接受工程方面的教育,但他本身却具有很高的数学天赋,在内心对哲学、心理学和自然科学更感兴趣。

  1909年,布洛赫开始结识维也纳的知识分子并投身杂志专栏的写作。1923年,常年在兴趣和家庭责任中游荡的他决定放弃稳定的生活,和妻子离婚,两年后到维也纳大学攻读他喜爱的哲学和数学。1927年,他出售了纺织厂全职投入创作。4年过后,分为三部曲的小说《梦游人》正式发表,乌恰县社会资讯网,但在当时反响并不热烈。

  在布洛赫开始学习和创作的时期,正横跨“一战”的爆发和结束,奥地利走到了国家分崩离析和价值观崩溃的时代。此后,20世纪20年代的维也纳成为学术研究的世界级重镇:经济学的奥地利学派、哲学上的维也纳学派、心理学家弗洛依德、诗人里尔克都在这一时期崛起。布洛赫对弗洛依德的理论耳熟能详,并和穆齐尔、里尔克、卡内蒂等作家密切来往。

  《梦游人》忠实地描述了那个时期,时间跨度是从1888年到1918年,全书分为描写“浪漫主义”“无政府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三个部分。根据布洛赫传记作者埃内斯汀?施兰特的描写,这部小说“通过不同人物之间的相互联系‘上演’了这场崩溃??他们在社会、精神、经济和政治的动乱与衰败中断断续续、无意识地寻求着一个统辖一切的价值中心”。如胡桑所言,《梦游人》中的这种当代性,可以作为中国读者进入《梦游人》的阅读,并感同身受的一个层面。“他的小说不是传统小说,不是纯粹关于人物命运的探讨,而是关于时代境况的诊断”。

  1933年到1937年,布洛赫发表了小说、随笔、戏剧和文论等大量作品。1938年,纳粹德国和奥地利合并,犹太人布洛赫被迫流亡美国生活。此后他彻底告别了衣食无忧的前半生。1945年,布洛赫完成《维吉尔之死》这部小说后,决定像他笔下的古罗马诗人维吉尔一样彻底告别文学,因为艰难的经历让他感到文学作品无法真正干预社会。他开始进行哲学和群众性心理学的研究。

  布洛赫直至1951年去世都无法回到家乡,他留在奥地利的家人和朋友也少有幸存。1950年,布洛赫凭借《维吉尔之死》首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同时被耶鲁大学德语系吸纳为名誉讲师。但他的生活依然窘迫,仅仅过了一年就因为心力衰竭而去世。

  汉娜?阿伦特曾说:布洛赫不由自主地成为了一位诗人。他天生就是诗人,但他并不想成为诗人??这正是他天性的根本特征。流畅也认为,布洛赫的天性中有一种像古希腊人一般的探索激情,比起诗人,他更像一个愿意刨根问底的哲学家。因此,晚年的布洛赫在群众性心理学方面颇有建树,其中有一本未完成的遗稿就叫《群众性癫狂研究》。

  除了对时代病的诊断,《梦游人》也是小说结构方面的开创者。米兰?昆德拉指出,《梦游人》第三部是由五个“声部”构成的“复调”流动,有五个完全独立的线条。这些线条既没有由共同的情节,也没有由相同的人物联在一起,它们各自都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上的特点(A-小说,B-报道,C-故事,D-诗歌,E-随笔)。昆德拉把这种特点命名为“音乐性”。

  28岁的“老”译者

  读过《梦游人》的人会发现,它并不是一部典型“天书”,其复杂性只是因为书中涉及了太多的知识,译者必须有耐心将其一个个解决。因此很少有人能想到,啃下《梦游人》这块“硬骨头”的流畅是个还不到30岁的年轻人。

  哲学博士、执教于同济大学中文系的诗人胡桑,觉得《梦游人》是一本德语世界公认难翻译的书,倒不是因为书籍的语言晦涩或是手法眼花缭乱,而是其中涉及了太多的知识和哲学背景。此外,布洛赫是不爱抒情的、具有实验性质的作家,他的语言复杂,复杂中又带着准确。翻译者要具有广博的知识和对西方文化的理解力,还要有忠实于原文的精神。他非常喜欢流畅版《梦游人》的译文,觉得他的翻译语言很有张力,具有汉语的质感,而知识的广博度也为他的翻译打下了基础。

  1992年出生在汕头的流畅原名郑富豪,从小读了大量外国文学书籍,对文学作品的内容记忆力惊人。和布洛赫颇为相似的是,他也曾经作为家庭长子背负过父母希望他“发财”的愿望。但迫于家庭经济压力和恶劣的教育环境,高中毕业后他没读成大学。

  尽管生活不太如意,流畅仍然在博客上用大量的时间翻译他喜欢的文章,进行写作。他也想通过翻译工作顺便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境况,因为“这样至少可以不用搬货”。一次,他在网上晒出自己购买的英文版布洛赫传记,由此结识了编辑郭凤岭,郭凤岭提出有兴趣出版这本传记,他就此开始做这本传记的翻译工作。

  2011年开始,流畅一边翻译、写作,一边在淘宝经营着当地人常做的“老本行”:在网店售卖女士内衣。做出这个选择时他没有经验,也并不知道专职翻译的收入不高。期间,他翻译了布洛赫传记《赫尔曼?布洛赫:不情愿的诗人》以及小说《未知量》。这两本书加上《梦游人》,几乎是中文世界中能看到的布洛赫作品的全部内容。

  2018年,网店生意越来越难做,他在金钱上的困境也越来越大。郭凤岭向他预支了《梦游人》的稿费,又把这本书从其他地方改签到中国图书网。到了2019年,流畅干脆关店还债,到上海住了几个月,集中将《梦游人》的草稿彻底整理完毕,才有了后来的顺利出版。

  即使遭遇各种困难,流畅译出的语言也没有留下任何生活带给他的焦虑痕迹。“(翻译得好)要把握整个西方文明,《荷马史诗》《圣经》《神曲》等书都要看。”流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觉得,虽然当年不知道翻译这么难做,但既然已经入行,还是要把当初选择的事完成。

  《梦游人》出版后,流畅给米兰?昆德拉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梦游人》中译本出版的消息,并拜托《小说的艺术》一书的译者、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董强转交给法国出版社。出版社最新的回应是,信件已经转交,回复还没有收到。他在期待,这位今年91岁的老人可能有兴趣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对他说点什么。

  在中国只有一本专著

  和很多作家一样,布洛赫是中国引进海外文学上的一个盲点。迄今为止,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教授梁锡江2010年出版的《神秘与虚无:布洛赫小说<维吉尔之死>的价值现象学阐释》是研究布洛赫的唯一中文专著。2002年前后,作家、学者止庵在其文章中提到10本他所期待的译著,其中就包括布洛赫的《维吉尔之死》。

  相比之下,同为亚洲国家的日本对布洛赫作品的研究和翻译更早,数量也更多,在布洛赫去世3年后的1954年就开始了对其作品的引进,早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就出完了布洛赫的5本小说作品。“在日本翻译(布洛赫)是容易的,大家知道布洛赫是重要作家,哪怕一本日记也很好出版。但是在中国不一定,甚至连出版人都不一定理解布洛赫。”胡桑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文学作品的引进背后存在着译者的生存困境问题。“个体户”流畅的困境就是一个典型,翻译作品耗时耗力,即使在高校里也并不受欢迎。而译者的生活越艰难,翻译工作就进行得越慢,“冷门”作家被中国读者看见的机会就越少,也会对他们感到越加陌生。这已经成为一种恶性循环。20世纪80年代,中国对西欧、北美文学的引进曾经比较友好,但作为相对小众的德语作家,布洛赫就没那么幸运。

  “日本在19世纪到20世纪,大量翻译了西方作品,但我们总是在中断,中间战争、文革,各种事件爆发,重新翻译也是等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才重新开始一波热潮而已,有的作品就平白无故地忽视了。”流畅说。

  胡桑觉得, 《梦游人》似乎恰好是可以用来诊断当下这个时代的:看似繁荣,却在精神上、文化上、价值上出现了很多困境,而精神性的内容究竟在社会上应该处于哪个位置,也是个待解的难题。“每一个时代的文化是有延续性的,但我们所处的环境断裂性的东西太多了。社会作为一个个体,它的负担越大,价值混乱就越厉害,这跟一个人一样,记忆负担越重,他的精神越紊乱。”

  (实习生徐盈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4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于晓】